提供图像采集卡,工业图像采集卡,相机采集卡,pcie扩展卡usb3.0工业网卡等咨询13602504526

EMO-乳腺癌的导火索

机器视觉技术 2022-03-05 20:49:36765www.dapeir.com抗癌顾问

全球瞩目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在上周末完美落幕!除了精彩纷呈的体育赛事,动人心弦的场外故事,让全球为之惊艳的莫过于国师执导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了!谁在为突破想象的中国结惊叹,谁又在为古典浪漫的折柳送别流泪?我不说。


然而全网感谢的EMO本体——抑郁,却是实实在在的健康杀手,“万恶之源”。即使乳腺,也逃不过EMO的黑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今天就来好好说道说道~


乳腺癌的导火索

乳腺癌

长期处于高压和抑郁的情绪,会增加乳腺癌的危险性。早于2007年,日本研究人员就开展了一项关于精神状态和乳腺癌发病危险性之间相关性的前瞻性研究,分析来自日本协作队列(JACC)研究的数据。从1988年到1990年,34 497名40-79岁的妇女完成了一份关于医疗、生活方式和社会心理因素的调查问卷。在平均7.5年的随访期间,记录了149例乳腺癌病例。


研究认为,经常觉得生活很有意义和能够快速做决定的人群发生乳腺癌的危险性降低34%(多变量调整RR = 0.66;95% CI = 0.47-0.94),而认为自己能够快速做出决定的人患乳腺癌的风险也降低了44%(多变量调整的RR = 0.56; 95% CI = 0.36-0.87)。由于影响精神状态的因素众多,导致研究精神状态和乳腺癌发病危险性相关性十分困难,但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无疑是有益而无害的。


而来自丹麦的一项全国队列研究以原发早期乳腺癌诊断前接受抗抑郁治疗的患者为对象,对其是否有更高的接受非指南推荐治疗的可能以及更差的预后进行了研究。


研究纳入从1998年到2011年间被诊断为早期乳腺癌的45325名患者,其中744名患者(2%)因为抑郁而住院或在门诊就诊,另外6068名患者(13%)接受抗抑郁药物治疗。研究结果显示,在乳腺癌诊断前给予抗抑郁药物显著增加了接受非指南推荐治疗的风险(OR,1.14;95%CI,1.03-1.27),使总体生存率(HR,1.21;95%CI,1.14-1.28﹚和乳腺癌特异的生存(HR,1.11;95%CI,1.11-1.20﹚显著降低。在亚组分析中,抑郁及预后差之间的相关性在未接受过辅助系统治疗的女性中尤为显著。该研究提示乳腺癌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既往接受过抗抑郁治疗,这部分人群接受非指南推荐治疗的风险增加,这也可能是导致总体生存及乳腺癌特异生存更差的原因。


乳腺癌死亡的推进器


乳腺癌患者心理社会因素与免疫系统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心理社会因素作用于免疫系统影响着肿瘤的发生与发展。乳腺癌患者不仅要承受来自癌症本身的打击,而且还要面对乳房缺失所致躯体形象受损带来的心理打击。国外有对乳腺癌患者随访近5年研究发现,45%的乳腺癌患者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心理问题,其中42%为抑郁或焦虑障碍,1/5的患者伴有2种以上的精神障碍。国内调查显示,乳腺癌患者手术2年后仍有高达45%左右的焦虑及60%左右的抑郁存在,在治疗期间患者焦虑的发生率更是高达90%以上。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和负性情绪不但影响患者的机体状态和治疗后的康复恢复,也会造成患者的行为退化及治疗中断,导致患者出现更多的临床不适,影响其生活质量和治疗效果,甚至对预后产生不良影响。


那抑郁症、焦虑症以及两者共存是否增加乳腺癌患者死亡风险?抗抑郁治疗是否减少该风险呢?2019年10月31日,韩国研究人员在《乳腺癌研究与治疗》在线发表的大数据分析报告探讨了这些问题。该大样本回顾研究覆盖了从2007~2014年被诊断为乳腺癌的14万5251例患者,剔除乳腺癌诊断之前1年内已经被诊断为抑郁症或焦虑症的2万0870例患者,对其余12万4381例患者的数据进行回顾分析。


结果,根据多因素分析对年龄、性别、地区、收入、查尔森合并症指数、残疾失能、乳腺癌类型、化疗、放疗、激素治疗、靶向治疗等其他影响因素进行校正后,与既无抑郁症又无焦虑症相比:


抑郁症:死亡风险高1.26倍(95%置信区间:1.18~1.36)


焦虑症:死亡风险高1.14倍(95%置信区间:1.08~1.22)


抑郁症+焦虑症:死亡风险高1.38倍(95%置信区间:1.24~1.54)


抗抑郁治疗与未抗抑郁治疗相比,死亡风险较低。抑郁症、焦虑症、抑郁症+焦虑症患者,与既无抑郁症又无焦虑症且未接受抗抑郁治疗患者相比,死亡风险较高,但是该风险可以被抗抑郁治疗减少。研究结果表明,精神合并症是乳腺癌患者死亡风险较高的标志,而抗抑郁治疗可能减少该风险,这强调了筛查并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以改善乳腺癌患者生存的必要性。


如何逃离乳腺癌相关抑郁的漩涡?


抑郁不仅能促成乳腺癌的发生和进展,是乳腺癌幸存者恢复健康的拦路虎,而乳腺癌的病情又会导致抑郁的进一步加重。抑郁与乳腺癌形成的负反馈循环,我们应该如何击破呢?下面我们来看看咱们中国医生为患者们制定了哪些方法。


NO.1健康教育


通过健康教育使乳腺癌患者建立健康的精神生活和良好的生活方式,戒除吸烟、过量饮酒、熬夜等不良习惯。避免高脂及高热量饮食、加强体育锻炼、改善人际关系、科学应对不良刺激和负性生活事件,积极配合各项治疗、定期随访检查。学习有关乳腺癌的疾病特点、病程、预后及各种治疗的方法等基本知识和信息,还应掌握良好的应对技巧、寻求社会支持、学会有效控制自己的不良情绪对身心的影响等。


NO.2认知治疗


认知是指一个人对某个对象或事物的看法。患者因患癌症而产生的惊恐、焦虑、紧张等心理反应,往往出现对现实和自身认知评价不符合客观现实的负性认识,以至产生不良情绪。通过认知治疗,倾听患者内心的痛苦和心理感受,找出影响患者心理行为的错误思维方式和认知,并通过认知重建纠正错误认知,建立起正确的认知模式,明确自身的不良认知带来的不良后果,从而达到治疗目的。


NO.3心理支持治疗


医生运用正确的医学知识和心理治疗,帮助患者获取积极的认知和行为应对,鼓励患者面对现实,树立战胜癌症的信心,采取乐观的态度,为治疗创造良好的心理条件,增强患者自身的免疫力,提高治疗效果。心理支持治疗还体现在患者学习如何与医务人员及家属合作,积极应对治疗的各种副反应。


NO.4行为心理治疗


行为心理治疗是应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来改变患者症状和行为的心理治疗方法。行为心理治疗可帮助癌症患者减轻心理应激和躯体并发症,减轻化疗等治疗的副反应及患者的一般性苦恼。行为心理治疗包括放松训练、调节呼吸、音乐治疗、暗示疗法、安慰疗法、催眠疗法、系统脱敏疗法、生物反馈疗法生物反馈疗法等。


NO.5家庭心理治疗


癌症是一个家庭事件,不仅给患者个人带来严重的心理创伤,也造成其家庭成员的痛苦和心理压力。乳腺癌对夫妇有特殊重要性,在最初6个月,肿瘤心理学干预显得十分重要。对患者及其伴侣的心理治疗(也包括性康复的咨询和指导)对他们提高彼此交流能力,维持良好的夫妻关系,促进患者心理和机体功能的康复有重要的意义。家属和亲人所能起到的作用在某些方面是任何人取代不了的。家属在护理患者时的任务是繁重和艰苦的。家属在调整好自己心理状态的同时,还应做好患者的心理护理。


NO.6心理药物治疗


使用抗抑郁药、抗焦虑药等减轻在乳腺癌诊治过程中出现的抑郁、焦虑、睡眠障碍等。对于心理治疗无效的乳腺癌患者或持续疼痛、疲劳、睡眠障碍、强迫症、意识混乱、恶心、呕吐及中重度的抑郁、焦虑等,使用精神药物治疗可起到明显的改善作用。


总 结


“有时去治愈(To cure sometimes),常常去帮助(To relieve often),总是去安慰(To comfort always)。”美国医生爱德华·利文斯顿·特鲁多(Edward Livingston Trudeau)的这句名言正正代表着人类抗击癌症的心境。虽然乳腺癌仍是严重影响女性身心健康最常见的始作俑者之一,但随着筛查手段的提高和治疗方式的完善,与乳腺癌长久地和平共处,是更多幸存者的日常。得癌症并不是谁的过错,我们更多地可以将它看作一次“倒大霉”,或是一次命运的考验。放过自己,平和面对,积极治疗,一切都会过去的。


Copyright © 2022 图像采集卡-机器视觉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092327号-3 商务合作:13602504526 XML地图